先學好母語,才能學好第二外語

Dwinguler遊戲墊

 

根據新聞報導,台灣有77.5萬人參加英語檢定考試,而且年齡降到4歲或5歲,很多家長並不了解這個考試,也不知道成績有無國際認証的效果,就因別人都在做,心生恐慌不得不跟著做,造成孩子一邊考試一邊哭找媽媽的奇景,完全違背幼兒教育的理念。

 

本文作者  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洪蘭老師

 

這個「全民拼英語」真是世界奇觀,令人嘆為觀止。其實第二語言的學習跟大腦的關係因為現在有了最新的腦造影技術,觀念已有很大的改變。

 

大腦用不同區域處理第二語言

1997年一個雙語實驗顯示:第一和第二語言大腦處理的區塊不相同,尤其第二語言的區域更是因人而異。實驗者給法文為母語,英文為第二語言的受試者聽法文和英文的故事,同時做核磁共振的大腦掃瞄,結果發現第一語言都在左腦的顳葉處理,右邊的顳葉雖然也有活化,但是活化程度大不如左。但是第二語言學習的區域就很不一致了,在他的8位男性受試者中(都是7歲以後開始學英文)找不到一個至少6個人有共同處的地方,第二語言的處理都轉到右腦去了,即使左腦有活化也遠比右腦弱。也就是說,第一語言的學習通常是左腦皮質的任務,但是第二語言會因每個人的學習策略而異

 

語言精熟比早學來得重要

另一個實驗是給10歲以後才學英文的義大利/英語雙語者,及4歲以前便說西班牙語/卡塔蘭(Catalan是西班牙東北部人所說的語言,它是西班牙二種法定語言之一,它的情形很像我們的台語與國語,西班牙東北部的人從小就學這兩種語言)。雙語者聽母語及第二語言所念的故事,同時做大腦的正子斷層掃瞄(PET),結果發現聽母語時,大腦活化的區域為左腦,在聽第二語言故事時,晚學但第二語言程度很好的受試者,他們大腦活化的地方與聽第一語言時相似。但是同樣晚學但第二語言程度不那麼好的受試者,大腦活化的地方就很不一樣,第二語言除了左邊之外,還多用到右邊相對應的位置。
語文不夠精純的人他們在聽第一語言和第二語言的故事時,大腦活化的區域非常不一樣,但是對語言精純的人來說,不論他們什麼時候學的第二語言,大腦活化的區域都非常相似。所以研究者認為語文的精熟度是造成大腦功能分布的原因,而不是學習語言的年齡。

 

更有研究發現即使嬰兒很小就學第二語言,第二語言的處理還是會不同於第一語言。有一個研究發現:兩種語言都很精熟的雙語者,他們在腦中母音組織的方式,會以第一語言的方式去組織第二語言的母音。例如,法文和英文很流利的雙語者,對重音和音節的敏感度與他們的母語有關,第二語言語言能力不好的受試者,動用到很多的大腦區域來幫忙處理兩種語言不同的地方,當語文能力精熟後,他便用第一語言同樣的神經機制來處理第二語言,當兩種語言都一樣精熟時,多早學這個語言並不會對大腦皮質表徵有任何影響,即使晚學第二語言,只要他學得很精熟,大腦活化的地方與這個語言的母語使用者相似。

 

學好第二語言與所處環境有關

就目前的文獻看來,大腦是用第一語言的語言結構來了解第二語言,第二語言在大腦中的活化區域,似乎與該語言的精熟度有關,第二語言學習的好壞與孩子所處的語言環境有關,與習得年齡無關。如果政府不能有完善的配套措施,提供孩子學習第二語言的環境,過早推動英語教學其實是剝奪孩子學好母語的機會,因為學生上課的總時數是固定的。我們不應該把第二語言的發音標準,錯認為第二語言的精純,一個語言的精純度主要還在於使用者對文法詞彙的掌握,「言之有物」遠比發音正確重要,4歲就去赴考,真的是太年幼了些,這種金氏紀錄不要也罷!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