語言是了解文化的窗口

ABC

 

我經由親自接觸另一個文化,了解到「語言是了解文化的窗口」,只有透過語言學習,才能更進一步地掌握異國文化。~ 國立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 衛友賢(David Wible)教授

採訪撰文:鍾佳玲 / 受訪者:中央大學 衛友賢(David Wible)教授

自我們出生到牙牙學語,語言法則便透過不斷地聆聽及嘗試,深深地雋刻在我們的意識中,使我們不需多做思考即可自然地運用語言,衛院長幽默地指出,一個臺灣4歲小孩的語言能力程度,已經能夠掌握他的博士論文尚無法觸及的知識,這是非常奇妙的,顯示出人在自然環境下,基於溝通及生存的需求,都能夠百分之百地掌握語言中微妙的細節,這些細節構成了不同的語言結構,而語言結構間的差異則是語言學領域的永恆課題。

 

動機促進成功學習

對於人類的學習能力,語言學家共通的信念是:「Huge faith in human beings!」從前述4歲幼童學習語言的例子看來,人類的學習能力似乎是無限的,但衛院長同時指出,語言學習過程其實隱含著一項教育哲學命題─即「教學」及「學習」兩者間的關係,他表示自己從研究及教學工作中,了解到老師能教給學生的遠遠低於學生能學習的。「Huge faith in learners!」簡而言之,就是透過自主學習,學生能夠獲得比課堂上更多的知識,而老師的任務則是要創造一個適宜學習的環境,並且讓學生感受到其重要性。衛院長坦言,上述兩項任務非常困難,是遠比備課傳授知識更為複雜的任務,但要達到成功的學習,加深動機是首要之務,如此一來,學習才能化被動為主動,故雖實際操作上難度不小,且往往由於個體差異而無法一體適用,卻亦無損動機作為成功學習主要因素的地位。

 

困難是學習的關鍵

談到語言學習,衛院長建議學習者有效地利用困難,雖然看似繞了遠路卻反而更能掌握學習的關鍵,「我覺得學語言的樂趣是自己想辦法,這對學習非常重要,這個付出決定學習是否能夠成功,什麼(方法)說是最有效、最快的,聽到這種我都會打個大問號。」在現代數位科技學習當道的時代,衛院長認為其固然能輔助學習,但提供輔助的方式要非常小心,因為有些不方便對於學習來說是必要的,經由克服這些不便才能達到成功學習,過於簡略某些步驟則反而使得學習成效大打折扣。例如網頁的線上翻譯功能,能夠進行字彙、段落甚至整個網頁的翻譯,使用者無須查詢字典就可立即獲得資訊,但過於便捷卻讓使用者過於依賴手邊知識而不去細看字彙及內容,更別提記憶了。

學習中文30餘年不輟的衛院長強調「語言沒有捷徑」,困難則是學習的關鍵,他表示很多數位學習是替代而非幫助學習,這是由於數位學習的科技化和教育的目的雖然相同,但所依循的是不一樣的道路。科技化的目的是讓生活更方便,所以在設計上傾向以最方便最短的路程達到目標,而較不重視使用者的思維過程。但教育則重視學習過程及溝通,只有面對這個世界,正視並克服所遇到的困難,才算是真正的學習,也就是說,科技化帶來的自動化容易讓人與社會脫節,教育則希望人和社會產生連結,因此使用科技輔助教育時要非常小心,避免落入過度追求自動化的迷思。

 

紮實建立良好基礎

一味的追求快速學習,也可能造成失去興趣的後果,有些學前機構搶在小學前教導小朋友注音符號,對此衛院長表示,無論多早學會注音符號,以長久來看,對日後的學習並無多大意義,反而容易使小朋友失去興趣及理解的能力,教育的本質就是「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.(一粒沙見一世界)」,把一個小小的事情,討論或探索得非常詳細,透過這樣慢而紮實的學習,就能自然養成吸收和自我學習的能力,如同龜兔賽跑的故事,教育不能短視近利地追求短暫的勝利,而必須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往後的表現,但現在追求大量及快速的教學方式,卻往往讓我們來不及停留在任何地方仔細思考,學習深度往往只及於知識的表層,十分可惜。

 

詳全文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