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與兒童發展

幼兒遊戲

玩吧玩吧、跳吧跳吧,讓童年色彩盡情揮灑

當你長大時,你會懷著深深感謝,感謝童年時的遊戲,已替健康身心、想像力、認知力、邏輯思考等打下健全基礎。

每個人都知道小孩子喜歡玩,為什麼呢?僅只因為玩耍是度過時間的一種有趣方法嗎?一種分散注意的方式?或另有其他好處?

 

遊戲是童年最重要的事

最優秀的幼稚園老師了解,幼小孩子和遊戲間有著深度、重要的關係,亦即遊戲對於幼小的孩子而言絕對不可或缺。事實上,要一個健康的孩子不去玩耍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孩子與遊戲間的關係被形容為:遊戲就像是孩子的工作,或者更有名的說法是,遊戲是童年的工作。儘管這種解釋是在強調遊戲有多麼重要,卻也把事情弄混亂了,使得較難以掌握遊戲在孩子生活中扮演的角色。沒錯,成人通常必須工作,而且把他們的工作視為必需的。然而成人的工作是例行事務、可預期或做不完的,恰好和遊戲之於孩子的性質相反。

 

遊戲能促進疾病康復

寫這本書時我快速檢視一下孩子和遊戲之間的關係,我最小的女兒樂希莉(Lucille)被診斷出有先天性心臟缺陷,兩歲的時候便接受心臟手術,當她手術後清醒過來,躺在醫院病床上的她,身上還插著管子和監視器,頭一個問題就是:「我可以下床玩嗎?」

當然她還不能玩,可是當她身體逐漸康復到能夠下床了,剛開始是在我念故事時,笨拙地坐在我懷中,最後終於進去參觀醫院眾多遊戲室的其中一間。那時她身上還繫著移動式心臟監視器,小心翼翼地移動著,她挑起一個小小的塑膠「女孩」,讓她在娃娃屋裡走來走去。那次到遊戲室對樂希莉來說是個轉捩點,當又能夠投入不可或缺的遊戲後,痊癒的速度甚至更加快速,一天前往遊戲室好幾趟。

她在一間非常頂尖的兒童醫院接受治療,該醫院顯然很了解遊戲對孩子生活中的意義。醫院的遊戲室有條非常重要的規定,真正的原則是:醫生、護士或技師都不准進來遊戲室,對孩子施行任何醫療行為,他們不能量血壓、不能給與藥物,甚至不准在那裡幫孩子量體溫。遊戲室是讓孩子感到安全的地方,遊戲不僅是讓孩子從「真正的」醫療事務分散注意的方法,遊戲本身原就具有價值及治療的功用。

 

藉由遊戲感受世界

看著樂希莉遊戲,看著她東倒西歪地餵和她一樣穿著病服的洋娃娃吃東西,於是我明白孩子的遊戲猶如成人的工作,如果這個成人的工作是畫畫的藝術家或作曲家。孩子藉由遊戲來感受他們的世界,這是受內心深處、直覺與創意的驅使。一位畫家或許會從醫院病床上衝到畫架,他的病情會在那裡加速痊癒,但是多數成人的工作並沒有接觸到繪畫。遊戲是孩子觀察與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,如何控制他們還無法發揮影響力的事物、如何了解他們自己與他們的熱情、如何成長、適應與變得能幹與強壯。

幾天後,樂希莉出院回家,我帶著4歲兒子傑克去學校接當時7歲的大女兒瑪雅。那是個美麗的秋天下午,瑪雅和傑克以及她最好的朋友凱特,在學校附近的空曠原野四處奔跑,他們開始玩一種類似這樣的遊戲:一個人躺在地上,其他兩個孩子就斜靠在第一個孩子身上,然後躺在地上的孩子爬起來,伸直雙手,在原野上追著其他兩個孩子跑。被抓到的那個人後來得躺在地上,重複先前的步驟。

當我呼叫孩子們回到我這兒準備回家,瑪雅說:「我們正在玩有史以來最有趣的遊戲!」她解釋這個遊戲叫做「心臟手術」,躺在地上的人是病患,另外兩個人是醫生,他們靠在病患身上要從他的身體摘除心臟,接著病患會以類似殭屍的姿勢起來,追逐醫生。

我遲疑了一下,她看起來很快樂,而且顯然玩得很高興。但是對我而言,重要的是她和弟弟了解很多關於樂希莉手術的事。我原本非常擔心這次手術對他們的影響很大,他們會怎麼想?他們會受到什麼樣的驚嚇或煩惱?我開口說了些話,然後停頓了一下,瑪雅立刻插嘴「我們知道真正的心臟手術其實不是這樣進行的,」她快樂地說「只是這樣真的很好玩。」於是我知道擔心是多餘的,孩子用他們自己的方法,透過遊戲對手術表現他們的見解。

 

透過遊戲了解自己和他人

好老師每天在教室裡看到遊戲的重要性,他們透過遊戲來教導小朋友,他們透過遊戲來了解學生,而且他們幫助學生透過遊戲來了解自己和每個人。

遊戲真的很簡單,然而由於遊戲對許多不同的層面如此之重要,身為父母的我們有時候卻感到困惑,甚至不知所措。因為幼小的孩子透過遊戲來學習,我們自然而然就認為應該利用孩子的遊戲時間來教導他們,顏色、字母、形狀、文等等。我們有電腦程式來幫助,而幾乎店裡的每個玩具也有個「聰明的」電腦晶片來教導重要的事,如果這樣還不夠的話,還有音樂課、球隊,甚至遊戲課程,每個星期你可以為孩子規劃遊戲時間(和學習)。

但以上這些都不是好的幼稚園老師所談論的真正遊戲。儘管老師確實幾乎都把遊戲結合在他們的教室課程中,換言之,他們的課程是以遊戲為基礎。當他們談論遊戲的價值,往往會提到所謂的「真正的遊戲」(或「自由玩耍」或「孩子主導的遊戲」)這回事,這些名詞是老師用來說孩子在遊戲時應該運用想像力的方法,而且應該積極參與創造遊戲,而非被動地回應他人的鼓吹,或在既定的限制範圍內進行遊戲。

遊戲和玩得開心不見得是同一回事。音樂和體育課對孩子來說是有趣也是有益處的,可是和真正的遊戲又不完全相同。同樣地,體育運動也無法符合真正遊戲的定義,而電腦遊戲同樣不行,儘管所有這些事情對孩子有益處。

對於真正的遊戲很投入的孩子可能會用積木堆成建築物,為動物玩具做成動物園,或為賽車做成道路。他可能把遊戲麵糰切成假裝的派,然後假扮成糕餅銷售員推銷他的派。遊戲包含一個想像元素,而這種遊戲可以指引他朝著他原本想像不到的方向。對他的遊戲而言,沒有真正的開始或結束,因為遊戲是如此的有彈性。

 

遊戲的重要性

「真正的遊戲」這個觀念是如此重要,因此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在2006年發表政策聲明,強調保持這種型態的遊戲作為童年必要部分的重要性。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報告指出「遊戲對於最理想的兒童發展極為重要,因此遊戲已經被聯合國人權委員會(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 for Human )認為是每個兒童的權利。

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報告建議「孩子在玩積木和娃娃時會充分運用到想像力,太過『被動的』玩具所需要的想像力有限」,此外還表示「和孩子的相處時間未經過刻意規劃,而是出於自然的父母,可以充分支持孩子,生活更充實也更有活力。」

本文節錄自《幼教老師不用數到3的秘密:全美12位最優秀幼教老師傳授孩子終生受用的教養技巧》

幼教老師不用數到3的秘密:全美12位最優秀幼教老師傳授孩子終生受用的教養技巧

Leave a Reply